中国书法沉疴待医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23 15:39

  

  

  

  5月7日,光明新区公共文化艺术发展中心,一场主题为“正大气象 光明未来”的“文化书法”展览在这里隆重开幕。展览由光明新区文体教育局和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联合主办,将展出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王岳川师生作品80幅。展览开幕当天,王岳川教授有关“文化书法”的学术讲座将同时举行。展览将延续到5月14日。

  本次书法展与过去那些书法展最大的不同在于,除了展示北大百年历代书法家《作品集》之外,还出版了一本100余万字的《文化书法美学立场》文集,详细阐述 “文化书法”的完整发展历程,据称是当下唯一一部关于文人书法、学者书法、文化书法流派起源、发展、传承的开创性著作。

  近日,记者对前来展厅布展的王岳川进行了独家专访。就当今书法现状、书法展览对书法发展的影响、社会广泛关注的“丑书”现象等话题,王岳川与记者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交流。他认为,中国书法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,需要书法文化生态治疗。

  1

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

  “文化书法”可以为中国书法病症把脉

  谈到书法现状,王岳川说,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,中国人越来越表现出焦虑、浮躁。而随着西方各种现代主义理论流入中国,人们对艺术的心理一切都反着来,这在西方被称为“反文化”。表现在书法上,有人写非汉字;有人大谈书法形式主义,有人推崇书法解构论,有人甚至提出书法和文字、人品、文化无关;一些书法家技法至上而沦为技术匠人,书法人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赚钱,练习书法是为了参展,书法变成了竞技比赛……凡此种种,无不表明,中国书法沉疴待医。

  王岳川认为,书法的“书”应包括两个含义:第一指文字,包括甲骨文、钟鼎文、大篆、小篆、隶书、行书、草书、楷书,以及《六书通》所说象形、指事、形声、会意、转注、假借。第二指书写,雅致的书写,优美的书写。基于此,王岳川提出了“文化书法”的主张。他希望,“文化书法”可以为中国书法病症把脉,通过“回归经典,走进魏晋,守正创新,正大气象”学习书法,让中国人的心灵变得雅致、美好起来。

  “文化书法”究竟是什么?王岳川告诉记者,第一,“文化书法”不是一个书法流派,第二,“文化书法”不是一种书体,第三,“文化书法”强调文而化之,书写内容不能仅仅停留在抄写“床前明月光”、“朝辞白帝彩云间”之类,而应出经入史,以经史子集为内容,四书五经、史记、资治通鉴、诸子百家无所不包。第四,“文化书法”书风上追求文质彬彬的典雅书风,主张率性而书、道法自然、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大书法,表现中国气派、中国立场和中国身份。王岳川把自己多年前就提出的“文化书法”归结为:书法临习上回归经典,书风上走进魏晋,创新上守正创新,美学格调上追求正大气象。

  2

  书法家应有代表作

  近几十年来,各类书法展览对于繁荣当代书法功不可没,它直接推动了一个又一个书法热潮的到来。但是,书法展览众多而雷同,同时又越来越成为当今书法发展的一块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绊脚石。关于书法展览的问题,王岳川认为,最严重的是评委问题。王岳川说,书法评委面对的是天下的书法英才,如果学术不公,就会扼杀真正的书法人才。做过全国各类书法展评委的王岳川说,书法评审中,有关评委的问题不少。例如,关照自己的学生、熟人,评审前四处办班牟利;学术不公、美学不公,顺我者上,逆我者下;评委席位长期为一些人所垄断,致使那些有学术良知和高水准的教授专家被排斥在外;一些比较高级别的书法展的部分评委竟然只有中学学历……王岳川认为,教育评委成为当前书法发展中最为迫切的问题。他告诉记者,他一直坚持向各类书法展的组委会建议,尽快建立评委库,评委实行抽签轮换制,打破评委终身制,让那些真正有水平的专家充实评委队伍。通过提高评委素质,树立起一套科学的书法评价体系和标准。

  王岳川认为,中国书法频繁大展的脚步应该放缓,以免方向走偏。他建议有关方面可以适时停办各种全国书法大展,让全国的书法家暂时放下以前时时盯着的获奖目标,花时间认真补补国学的经史子集,反省一下自己的缺点,补补关于美学的短板。王岳川同时建议,中国书法家应有代表作制度。人们一说王羲之就知道《兰亭序》,一说颜真卿就会想到《祭侄稿》,一提苏东坡就会想到《寒食帖》……但中国现在书法家应该以十万计,但又有谁有什么精品力作能让历史记住的?

  3

  “丑怪书法”的存在贻害不浅

  最近,因为某著名书法家的书法展在四川被叫停,社会上兴起了又一波有关“丑书”的争论。王岳川说,“我认为目前社会上批评的所谓‘丑书’,有几个问题需要厘清:第一是写‘丑书’者错误理解了清代傅山‘宁丑勿媚’的书法主张。傅山所说的‘宁丑勿媚’的‘丑’,是大朴无华的意思,那其实不是丑。这种‘丑’需要深厚学养的滋补,而不是表面形式构成的支离与轻滑。”

  第二是当今的一些书法家认为当代人就要有当代人的创新,他们试图吸取西方解构主义一些理念、技术的东西来改造中国书法。王岳川说:“500年后,这些当代人其实也是古人。一部中国书法史是书法大家传承书法命脉的历史,如果书法人只顾叛祖离宗,那中国书法的根脉岂不要就此断裂?”

  第三是“丑书”目前在中国书法界已形成一种对文化生态不利的势力,如果让这种势力继续壮大,将会影响民众的视听。

  王岳川说:“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和眼睛一样爱惜书法,通过书法文化自信和拨乱反正,使我们回归到正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大气象的国家、清洁雅正书法的精神,这就是‘文化书法’的使命。” (深圳商报记者 苏海强 图片由王岳川提供)